于是,屋子变得大而空旷,不知自我藏在何处。

利来平台

2018-10-24

  一天,一位爱交际、风度翩翩的熟人告诉我,他意外地在纽约独自消磨了两个约会间隙的一二个小时。 他去了威特尼,在打发空闲时光的过程中,他各处看看,体验到了独自为伴的巨大快乐。 这次经历证明他独处时竟是如此享受。 这一发现使他感到震惊,如同发现自己坠落情网一样。

  他在惧怕什么我问自己。 他在害怕突然独处时会对自己产生厌恶,或者,更简单些,他根本找不到自我然而,那次经历给他以极大鼓舞,他已经开始了旅程:他就是一个即将在内心世界登陆的宇航员。 他将感觉焕然一新,有如处子。

  常静坐自省者,乃为智者。 相反,另一类人看待自己时不可不免会有重影。 我们的脑子总在高速运转:我的同伴会怎样想,我又是怎样认为的自我的独创性因此失去了,或者模糊不清了。

  “与彼共赏之曲,非仅为曲。 ”此话不假,因此,只有独处时才能欣赏音乐的真谛。 独处是人生之本。 惟独处能让人体会真实的多彩生活。

  “独处但不孤独:心灵之旅,走在静谧花园,走进清爽房屋,独自一个人的享受。 ”  与他人共出示,其实自能强烈地感到孤独。 因为有他人在场,即使是和爱侣在一起,我们有时也会因品味、性格、心情不合而烦恼。 人际交往常常使我们感觉变得迟钝,或唯恐坦言伤人而退缩,或担心在社交场合显得不得体,使自己暴露无遗而踯躅再三。   然而独处时,我们可以尽情地展露真正的自我,感受真正的自我,那是极大的奢侈!  近二十年来,我一直过着独居生活。 最有趣的是,对我而言,独处的益处与日俱增。

每天,我醒来后,看着太阳从海面升起,我知道我又迎来了无人打扰的一天,在这一整天里,我将写写文章,遛遛狗,进行午后长思(为什么卧姿更有利于思考)或者读读书,听听音乐,想到这些,幸福就如同潮水般向我涌来。   只有当我疲惫不堪,长时间无间断工作,或者一时感到空虚想充实自己时,寂寞才会袭来。 有时,进行完巡回演说回到家,或者会见了许多人,交谈了许多,满脑充斥着需要梳理的信息时,我会感到寂寞。   于是,屋子变得大而空旷,不知自我藏在何处。 惟有浇浇花,就好像这些花是人一样,一棵棵地看过去,或者喂喂那两只猫,做做饭,自我才逐渐找回。   自我的回归需要一点时间。 当我遥望着田野尽头如喷泉激起的水波,我感到周围世界再慢慢隐退,自我从深层无意识中再次显现,带回我刚刚经历过的一切,让我去探究、领悟,我再次能与内心的力量交流,得到发展,得到更新,至死永不分离。